「她……」她不正是當年慕名加入我自辦的挫屎同好會的唯一會員嗎?!自從她加入之後就正式更名成挫屎研究社,而我這個社長必須肩負提供樣本的職責。震驚的同時,我腦中浮現幕幕回憶。

 

  「賽妞,妳看,這是我特地為妳準備的。」我捧出那保護已久充滿血絲黏液的端正屎條。

  「賽郎,你真貼心」她總是親暱地叫著我賽郎,常常忌妒死那些追她的男子。

 

  「不用客氣啦,反正我痔瘡又犯了。」我瀟灑地說。

 

  一開始的確是如此美好的啊。後來……

 

  「你說好的血糞怎麼還不拿來?!」她橫眉直豎怒嚇。

  
  「我……我最近……真的擠不出來」我聲音顫抖。

  
  「我受夠那些一泡泡毫無新意的廢物了,給我固體好嗎!不過就是希望你多一點血和濃汁,這很難嗎!」

  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身子也跟著抖了起來。

  
  「哼。」她勾起嘴角,拿出衛生紙刷刷寫了幾行字。

  
  「明天開始照這個吃」她把紙條遞給我並露出那抹總是令我心中發涼的笑容。

 

  接下來我的痔瘡如她所希望的無時無刻都在爆破,她也如期考上日本護科學校第一志願,我雖然落榜仍暗自慶幸脫離她的魔掌。

 

  好恨……就是她奪走我對拉屎的樂趣,我好恨……好恨……好恨……

 

  

  「月下!」我又不禁驚呼出聲。

  「現在什麼時候了,還在胡思亂想。」我自言自語。

  「啊!」

  我似乎想到了什麼,不顧指甲裡塞滿抓破的頭皮和滿地的頭皮屑,直奔下床。

 

  我忍著痔瘡的痛楚拼命奔跑在長廊上。「主孟,妳等我,我這就來了!」試圖找出主孟在字條中所說的「月下」,也許是可以最清楚看見月亮的地方,我不斷地繞著醫院四周尋找最佳視野,最後一股惡臭撲鼻而來,眼前出現的是雜物堆積如山的垃圾場,這時候一輪明月高掛在我仰望40度角的地方,光源似乎帶點戲謔地照映著我。



《to be continued……》


M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