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葉扁舟,西湖,安靜的不可思議。

  月色柔柔地映在湖面,風拂過夷光的雙頰,我定神望著她,卻發現她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憂鬱。

  「范公子,我們就這樣離開了嗎?」夷光伸出她纖細的手指,像孩子似的在湖面上畫圈圈,水波慢慢的擴散,最後消失,又回復平靜。

  「嗯。」我移了移行囊的位置,深怕它落入水中,因為這是我和她唯一的盤纏及衣物,少了它,不知該怎麼過接下來的日子。

  既然要走,一切都要從簡。特別是,我一聲招呼也沒打,便帶著夷光悄然離去。

  就這樣離開吧。

  受夠了政治的紊亂、奸臣用計、彼此的勾心鬥角,雖然我協助句踐重建王國,立下一點功蹟,但我知道,這些威脅到了句踐的身分地位,再這樣待下去,也許會受到更多的波及,我寧願帶著心愛的女人,過著平淡卻沒有紛爭的生活。

  「這段日子,也辛苦妳了,多虧妳,越國得以復興。」我握住夷光的手,她的皮膚依然細緻,看來,前陣子她待在吳王夫差身邊,並沒有受到任何虧待。

  「夫差因為欣賞我而荒廢政事,整天只待在我身邊,讓句踐得以推翻了他。」她低下頭,似乎有些愧疚。

  「這不就是我們所要的嗎?越國復興,吳國衰亡,百姓才能過的安逸。」我摸摸她的頭,輕聲安慰。

  「嗯。」夷光望著天空,她的臉龐洋溢著光輝:「今天,月光特別溫柔。」

  「是阿。妳今天,好美。」

  夷光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暈,低下頭說:「范公子,你可記得幾年前,我們在溪邊相遇的那段時光嗎?」

  「我記得,那時,妳正在浣紗,連溪裡的魚都為妳的美貌而傾倒。」我笑著對她說。

  「我想再回去看看,可以嗎。」

  「走吧。」

  我將船划到岸邊,回到我和她相遇的地方。那裡,依舊碧波萬傾,後接漠漠曠野。

  夷光開心地拉著我的手向溪邊奔跑。

  四周鬱鬱蔥蔥的樹木,池塘小橋、曲徑迴廊點綴其間,這裡的美景跟當初一樣,沒有絲毫變化。看著她的笑容,我就滿足了,即使捨棄了功名利祿。

  我和她肩並著肩,攜手坐在溪邊的大石頭上,

閉上眼,感受水在流動,時間卻是靜止的,我們享受幸福,像孩童般純真愉悅。

  這樣,不是很好嗎?

  「我們走吧。」

  「去哪?」夷光疑惑的看著我。

  「去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,重新開始。」




註:夷光即西施本名,傳說范蠡在助句踐復國後,帶著愛人西施在夜晚時,

離去,從此消失。

  

  
 
   

M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